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正文

天涯海角平特:在他們的視角里,這是中國的解放之路

日期:2019-05-22 【 來源 : 新民周刊 】 閱讀數:0
閱讀提示:“看著那副表情,好像準備不光要把上海,還要把整個舊中國快速翻過個身來似的?!鼻鵠錙搗蠣枋齙?。

平特会员一肖 www.daihk.icu 撰稿|吳健  朱延瑞


  七十年前,中國最大的城市上海到了改天換地的偉大時刻,世界是以什么角度觀察,得出什么結論?這,是個很有價值的話題。隨著檔案解密,那些本著客觀真實立場、用熱情飽滿筆調所記錄的點點滴滴,正用另一種方式打動著今天幸福生活的人們:世間一切歡樂中最崇高的歡樂——解放,在1949年的上海,它真的來了!


“新中國的使者”


  上海解放,是中國解放進程的一部分,后者是前者不可缺少的敘事階段。1949年,來自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蘇聯的新聞記者密集來到解放區,和共產黨、解放軍、勞動群眾打成一片,獲得了豐富而鮮活的素材,隨后密集刊登在蘇聯和東歐國家的主流媒體上,打破了西方媒體對這場中國命運決戰的“新聞壟斷”。也因為蘇聯記者是站在節節勝利的正義者一方,他們所得到的感受也更具有歷史意義。

  蘇聯記者A·丘里諾夫在1949年一期《星火》周刊上發表的文章,反映了他隨解放軍從山東直下江南、抵達上海的歷程,對土地改革、支援前線乃至正面戰斗都有涉及。1949年的山東,除開有美軍停留的青島,該省已變成紅色的天下,保障著人民軍隊南下解放全中國的步伐,更有大批完成支前的民工回歸故鄉的和平工作?!鎊詈鄺詈詰拿嬋?,大開大合的笑聲,透徹心扉的話語,村民和親戚們熱烈迎接著光榮的支前民工?!痹諫蕉喜康囊桓魷?,丘里諾夫在解放區干部陪同下出席支前英雄表彰大會,隨著音樂響起,一個個胸帶大紅花的民工代表走上主席臺,“他們不善言辭,卻懂得樸素的道理,正直的人不應只是善良,還要有勇氣,就像翻譯轉告我一個民工代表的話,‘別看老蔣(蔣介石為首的國民黨當局)兵多,武器好,只要咱們齊心跟他們干,那幫壞蛋是不經打的’”。

  能證明的就是不久前結束的淮海戰役,國共雙方投入的140萬大軍之外,是山東等老解放區志愿支前的500萬民工,他們自帶干糧,用中世紀的小推車把彈藥和糧食送到各個戰場,幫助炮兵將大炮拖過沼澤地,從戰場上帶走傷員并照顧他們,其中一些人履行了情報人員和哨兵的職責……當解放軍包圍徐州以東的國民黨黃百韜兵團時,幾乎是攻堅部隊三倍的民工隊伍硬是過了七天七夜的“隨戰隨補”的火線生活,每位民工都承受高達幾十公斤的重量,每晚行駛35-40公里,向陣地運去超過10萬發的炮彈,幾乎所有這些工作都是在國民黨飛機轟炸下完成的。

  一名被俘的國民黨軍官承認,“我們為什么打敗,因為我們只統計共產黨兵力多寡,卻不統計共產黨背后的老百姓有多少”。丘里諾夫坦言,這個俘虜意識到問題癥結,卻得不到答案,因為按照共產黨新民主主義革命綱領組織起來、并通過改革獲得土地等生產資料的底層民眾(首先是廣大農民)是任何正規軍事后勤系統都難以核算的“志愿兵”,“在山東、河北、河南乃至其他北方十幾個省過上新生活的愛國者,他們明白自由是無私的,要將解放帶到自己的兄弟姐妹那去,讓仍被黑暗,壓迫和饑餓控制的地方見到光明,正是這一點,來自江淮各地的新一批民工跨過了長江,進入了南京,也開向了上?!?。

  一位民工告訴丘里諾夫,“我不怕國民黨的子彈和炮彈,我對勝利深信不疑。我也不擔心家人,他們都得到人民政府的好好照顧,而且老家的人都囑咐我,在前線要表現積極,給老解放區爭光”。的確,率先解放的人,猶如重獲陽光的嫩芽,他們身上所迸發出的活力與激情,是傳統雇傭關系中用金錢或其他庸俗手段所無法刺激出來的。

  丘里諾夫給這些人一個客觀而準確的評價——“新中國的使者”。


年輕的愛國者



  “人民解放的歷史,是不可能與人民軍隊的歷史分割開的?!蹦轄牡纜飛?,丘里諾夫與無數解放軍指戰員交流。翻譯介紹,四分之三的解放軍是20歲上下的青年,不少人要么是翻身農民,要么是從國民黨軍過來的解放戰士,“貴族紳士和達官顯貴覺得這些年輕人土里土氣,知識不多,可誰也不能否認,正是他們在戰場上表現出的英雄主義和自我犧牲精神,扭轉著中國的命運”。

  讓丘里諾夫印象深刻的是24歲指揮員劉桂奇(音)領導的“奇跡團”。向江南進軍的一次戰斗中,整整3萬敵軍似乎是“奇跡團”面前不可逾越的“人肉長城”,但劉桂奇抓住敵人互不統屬的弱點,派出小部隊穿插敵防線結合部,再結合正面主力前后夾擊,成功突破防線。丘里諾夫見過“奇跡團”里的偵察兵,他們曬得黑黑的,就像二戰時期的蘇軍偵察兵那樣,挎著繳來的各式手槍、匕首和望遠鏡,他們穿的不是普通軍服,而是農民的藍色短襖和棉衣,戴著毛線帽子,這種打扮滲透到敵后,很容易被當成本地居民。他們回憶,國民黨軍雖多,但排兵布陣很“滑稽”,“重要哨位和觀察點空無一人,官兵都住在搶來的地主莊園、商店鋪面里,可碉堡里卻幾乎是空的”。這也難怪,解放軍最常碰見的是帶“暫編”字樣的部隊,這是國民黨的老套路,把新編練的地方部隊扔出去當炮灰,讓嫡系保存實力,可臨了嫡系也逃不出解放軍的手心。

  解放軍翻譯還給蘇聯記者透露一個細節,比起淮海戰役時候的繳獲,在江南繳獲的戰利品中,大炮、迫擊炮、機槍等等除了美國貨,又出現不少新廠標的武器,例如英國和加拿大造的輕機槍?!叭綣鹽頤欽廡┠杲苫竦奈淦?,從廠標上加以檢查的話,可以看到一幅清晰的圖景,那就是帝國主義是怎樣對我們進行絞殺?!幣晃喚夥啪剎咳縭撬?。

  后來,蘇聯《真理報》記者西蒙諾夫在三野第24軍司令部作戰科長惲前程陪同下走訪一處曾激戰12個晝夜的戰場?!岸粵?,”惲前程興奮地講述了一個傳奇的故事,在一大片田野里,負隅頑抗的國民黨軍還在迷信會有援兵來,“我軍用從國民黨那里繳獲來的美國坦克去打他們。當坦克在戰場上出現時,困守的國民黨軍竟從戰壕里爬出來迎接它們,他們深信這是蔣介石答應派來的援軍到了,共產黨不會有坦克!”


一周就能發生的轉變


  西蒙諾夫發現,行軍中間,解放軍的群眾紀律很有意義。這些紀律中,包括:非因軍事上的極端必需不得踩踏田地;不拿群眾一針一線,無論如何不強買東西,并且一切都要付錢;借去暫用的一切都要?;ず靡員愎榛?;要做有禮貌的模范;不要叫老百姓給你工作,相反,如果你有時間而且有可能的話,要幫助老百姓。這些紀律在城市里又加上補充的內容:不坐人力車;非因急需不用老百姓運輸工具轉運物資等。所有這些紀律都被嚴格執行,戰士們所受的階級自覺教育,使他們懂得軍隊利益與群眾利益是不可分割的,這保證著他們對紀律的自覺遵守。

  在諸如上海這樣的新解放區,解放軍做群眾工作是多樣的。在鄉村、在城市,散發傳單,張貼布告和軍事形勢圖,這些東西向居民們解釋著共產黨和解放軍的政策和斗爭形勢,還有穩定社會的初步辦法,組織集會和宣傳隊演出。翻譯告訴西蒙諾夫,在軍隊迅速推進、駐留不久的情況下,開展群眾工作的最有效方式,就是遵守紀律。和居民們習慣的國民黨軍截然相反,解放軍從不強買,一切都付錢,一切都歸還,拒絕強制征用手段,熱愛勞動,加之對人很有禮貌(在中國,這是品德),每個戰士在每時每刻用自己行為,從早到晚地在居民中間進行教育,而一切反動派的宣傳與此相比都顯得毫無能量。

  西蒙諾夫得知,絕大多數俘虜的國民黨士兵,在解放軍部隊中過了一周后就能成為堅強戰士。為什么?因為,來到毛澤東的軍隊里,他們馬上處于具有高度道德原則的氣氛中?!翱純唇夥啪刖用窠慌笥訓鬧貧?,就在這種戰士心中產生共鳴,還有指揮員的民主作風——強調除職務上服從之外一律與戰士政治平等的關系,他們馬上就弄清了:自己和指揮員都是一個階級的兄弟,只是職責分工不同罷了?!?/span>

  別忘了,多數國民黨士兵,特別是年輕士兵,都是被抓丁去的,他們在隊伍上每天都受到軍官虐待與掠奪,這就是為什么他們這么快懂得——從自身利益出發,他們過去為保衛壓迫者而戰是多么荒謬。


上海沒有倒下



  1949年5月27日,上海,這座中國乃至亞洲第一大、世界第六大城市飄起了紅旗,這讓西方國家出現莫名的恐慌。丘里諾夫找到美國多家媒體的標題,發現上面無非是預測“中國經濟衰落”,其中美聯社信誓旦旦地稱:“共產黨無法保留權力,因為中國從未實現工業化,經濟無法自立?!閉舛位叭們鵠錙搗蚋械剿圃嗍?,原來,在1917年十月革命勝利后,美國報紙也曾這樣預言蘇維埃政權“剛站起來,就會倒下”,“這幫‘先知們’還沒從歷史中汲取教訓”。

  早在1949年初春,眼見國民黨丟掉上海不可避免,美國《紐約先驅論壇報》記者寫道,“一旦共產黨人面對上海嚴酷的現實,他們將被迫改變目前的路線”。言下之意,新政權滿足不了上海作為工商業重鎮所需的生產與生活要素,因為資本主義世界用了一百余年將其變成附屬于自己的“消費型城市”,便利自己進入并壟斷整個中國市場。這位美國記者不相信新政權恢復上海經濟的計劃?!骯饃蝦7鬧稻托枰攔峁┑拿藁?,而上海發電和機械制造企業所需的重油也依賴我們和英國人?!碧乇鶚翹傅街賾?,美國記者加重了威脅語氣:“如果英美愿意,他們將讓贏得上海的共產黨置于極其困難的境地?!?/span>

  確實,上海解放前夕,至少美國已停止與上海的棉花與重油貿易,但共產黨和上海人民沒有屈服。就在1949年秋,包括54家紡織廠在內的全市企業全都恢復運營,市場呈現出國民黨時代不可想象的繁榮,滯留上海的一名美國《紐約時報》記者不得不承認:“共產黨迅速為上海引入穩定的資金和物資,支持所有工廠復工,盡管美國突然終止燃料和原材料供應,但這里的食品和產品價格已趨于穩定,上海人非常支持共產黨?!?/span>

  可是,美國人只看到物資上的變化,然而,人的地位變化才是上海面貌改變的關鍵。早在一戰后,上海就出現維護工人利益的工會,通過工會,工人尋求提高工資,簽訂集體協議,改善工作條件,可是1927年4月12日發生的國民黨反革命政變,搗毀了共產黨領導的工會,工人陷入地獄般的境地,每天工作時間持續12-16小時,而國民黨用刺刀挑起來的所謂“改革派工會”根本沒有?;すと死?,這只是剝削者的順從工具??傷孀派蝦=夥?,勞動者的地位被徹底改變,所有工廠都有了真正的工會。

  丘里諾夫看到,人民政府大力支持上海工會運動,它引入工人保險,要求企業將一部分工資總額分配給工會基金,用于開展文化活動。在工廠、俱樂部、圖書館以及學校,各種旨在提高政治、文化和技術水平特別是消除文盲的課程受到熱捧。一名工人告訴蘇聯朋友,新的時代讓所有人充滿激情,我們有能力去改變一貧如洗的面貌?!翱醋拍歉北砬?,好像準備不光要把上海,還要把整個舊中國快速翻過個身來似的?!鼻鵠錙搗蠣枋齙?。(鳴謝桂颯爽、賀敏、鄭遠、狄競等友人)

編輯推薦
精彩圖文
俱樂部專區 / CLUB EVENT
百人牛牛怎么玩才能赢 pt电子是什么意思 百人牛牛官网下载 重庆时时彩加盟 中国山东时时 赛车pk10定位胆计划软件 快乐时时官网下载手机版 七星彩500走势图 双色球最新500期走 幸运快3计划软件下载 七星彩三字现概率 塞子比大小怎么玩 吉林快三全天稳定计划软件 七星彩一夜谈最新2018 模拟投注软件 即时比分足球赛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