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正文

三肖中平特赔率:戰火中催生出新上海

日期:2019-05-22 【 來源 : 新民周刊 】 閱讀數:0
閱讀提示:上海戰役,作為1949年中國人民解放軍京滬杭戰役的一部分,本身堪稱戰爭史上的一個奇跡。
作者|姜浩峰

平特会员一肖 www.daihk.icu   

  趙祖康,是國民黨當局倉皇逃離上海前,臨時給封的代理市長。1949年5月28日,當佩戴著軍管會臂章的陳毅來到舊市政府大樓二樓市長辦公室,與趙祖康問答兩句以后,兩人握手。陳毅,這位上海市人民政府的首任市長,還熱情相邀趙祖康參加新市政府的工作,擔任工務局長。

  劉昌義,是國民黨軍在上海的指揮中樞湯恩伯、石覺、陳大慶等撤往海上或吳淞口前,臨時給封的淞滬警備副司令——話說國民黨反動當局真小氣,臨了給劉昌義一個全權指揮權,卻只封了個“副”官。劉昌義上任后,解放軍與之取得了聯系。1949年5月26日,他率國民黨51軍撤出蘇州河北岸陣地,由解放軍27軍進駐。解放后,按照起義人員對待的劉昌義曾任上海市政協委員。

  就因為這么一些情況,前些年,有人竟然稱1949年上海的政權更迭,基本上采取了和平方式。

  然而,事實并非如此。上海戰役,作為1949年中國人民解放軍京滬杭戰役的一部分,本身堪稱戰爭史上的一個奇跡。原因在于,即便到了1949年5月20日左右,仍有國民黨軍政人員在南京路上吹噓大上海固若金湯,防御工事之牢固堪比當年面對德軍的斯大林格勒。面對遠東第一國際大都市,人民解放軍又必須執行不得用重炮的命令,亦即“瓷器店里打老鼠”,這需要付出比使用重炮更大的傷亡代價,也需要更多戰爭藝術。

  在上海解放70周年前夕,《新民周刊》記者在位于上海寶楊路599號寶山烈士陵園內的上海解放紀念館采訪時,看到此地陳列的上海戰役戰績統計,顯示此次戰役共消滅敵人兵力153243人,其中俘虜94516人,斃傷14941人,投誠43786人。上海戰役擊毀國民黨軍飛機3架、汽車6輛、坦克11輛、軍艦18艘。而解放軍也付出了不小的傷亡代價——光是鐫刻在“解放上海烈士英名墻”上的有名有姓者,就有八千多人。

  按照上海交通大學歷史系教授、新近出版了《戰上?!芬皇櫚牧跬誠壬擔骸吧蝦V?,硝煙彌漫。1949年5月12日,解放軍28軍、29軍從瀏河、太倉、嘉定一路疾進,進展之順利出乎意料。然而,到了13日,29軍向月浦發起攻擊的時候,遇到了國民黨52軍的頑固抵抗,他們憑借嚴密的地堡、工事防御系統,進行阻擊,給29軍造成重大傷亡?!?/span>

  在劉統看來,上海之戰初期,國民黨軍看似拼死抵抗的原因,在于國民黨軍京滬杭警備總司令湯恩伯于1949年4月25日下達了“七殺令”,什么“放棄陣地者處死”“混亂作戰秩序者處死”“遲疑猥瑣者處死”“造謠惑眾者處死”之類。而當年參戰的解放軍干部曾回憶:“后來國民黨軍投降了,在地堡射擊口上揮著白旗,半天不見人出來。我們繞到地堡后邊一看,原來門被反鎖了,狠毒的軍官就是讓士兵當炮灰的?!?/span>

  已經九旬高齡的原上海警備區副政委阮武昌將軍,在上海戰役時,擔任中國人民解放軍23軍201團某軍事隊副指導員。4月29日,阮武昌受邀來到上海解放紀念館參加紀念上海解放70周年講讀會活動。他清晰地記得,從1949年5月23日晚上一直到27日下午,他與所部官兵從上海西南部的莘莊一路作戰,最后的戰斗在27日于東江灣路1號淞滬警備司令部打響,當時司令部里尚有7000多個頑抗的國民黨軍官兵……


上海之戰無法避免


  在講讀會現場,有聽眾提問:“上海跟北平,是當時中國最具影響力的兩個城市。中國共產黨在接管北平和接管上海時,有什么樣的區別?為什么會有這種區別?”

  眾所周知,平津戰役中,解放軍通過軍事斗爭,在天津擊敗了陳長捷部,在解放天津的同時,也震懾了在北平的傅作義,最終贏得了北平之和平解放。而在上海之戰前,人民解放軍在淮海戰場贏得了比天津之戰大得多的軍事斗爭勝利,百萬雄師過大江,似乎并不怎么費力就解放了國民黨政權的首都南京。這樣的震懾比天津之戰大得多了。

  對于國民黨反動派來說,既然南京已經失守,既然已經鐵了心撤往臺灣島,為何要在上海貌似拼死一戰呢?

  中共上海市委黨史研究室副主任嚴愛云對此的回答是:“蔣介石是浙江奉化人,上海是蔣介石起家之地。湯恩伯是蔣介石的嫡系。蔣介石對南京這一國民黨政權的政治中心不守,對上海這一全國的經濟中心,卻準備負隅頑抗?!?/span>

  盡管從1948年11月到1949年5月,蔣介石持續不斷地發動??樟α拷舐降幕平?、白銀、外匯運往臺灣,特別是國民黨政權國庫的所在地上海,成為蔣介石在此方面用力的焦點。劉統稱:“到上海解放之后,發現全上海私人銀行還剩下20多萬銀元。這20多萬銀元,比起當時500萬上海人一天的生活所需資金來,可能連一天的生活都不夠?!笨杉?,蔣介石是在傾盡全力搬空上海、搬空中國。但另一方面,蔣介石并不想將上海輕而易舉地送到共產黨手里。

  1949年4月26日,蔣介石從奉化老家出發,乘軍艦來到上海,親自部署上海的防御。他在復興島召見在上海國民黨軍的團以上軍官,訓話、打氣。他不僅自稱一定要與上海共存亡,堅決不撤,要與官兵共艱苦,還“預測”說,第三次世界大戰將要爆發,不出三個月,美國就會恢復對他的援助。

  當然,蔣介石此番講話,未必是他當時內心所堅信的,更多目的還在于蠱惑人心。當時的國際格局,冷戰正在拉開序幕,“第三次世界大戰”的想法不過是癡人說夢。特別是美國看到國民黨大勢已去,當時對蔣的態度已經有了很大變化。在人民解放軍還沒有過長江的2月份,當時的美國國務卿艾奇遜就堅決要求停止向國民黨政權運送根據《援華法案》送往中國的物資。當時美國總統杜魯門決定:“不停止對中國的軍援,但要盡可能采取非正式行動,拖延啟運?!卑嫜啡險嬤蔥辛碩怕趁諾摹巴涎悠粼恕閉?,使從美國港口開往中國的貨船暫停出港。直到1949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美國都沒有繼續向蔣介石集團運送過任何物資。其再次對蔣示好,要到1950年朝鮮戰爭爆發以后。

  陷入絕望的蔣介石唯一的希望是能夠以拖待變。畢竟,1949年4月底的上海,湯恩伯所轄國民黨軍還有20萬兵力。除了37、52、75、12、54、123軍,以及21、51軍殘部以外,還有老蔣覺得非常能打的青年軍204師等部隊,加上周至柔的空軍、桂永清的海軍第一艦隊,還有炮兵、工程兵、裝甲兵,這些都是蔣介石集團號稱能在上海一戰的資本。毛澤東在日本投降前夕,針對中國的反動分子,曾言:“凡是反動的東西,你不打,他就不倒。這正如地上的灰塵。掃帚不到,灰塵照例不會自己跑掉……”這一點,對于蔣介石集團,真是恰如其分。

  從日本侵略者占領上海時期開始,日軍就在上海外圍修筑了大量的碉堡、工事??拐絞だ?,國民黨軍接管后,對這些工事進行了加固——在瀏河、羅店、嘉定、南翔、華漕、七寶、華涇構筑了浦西外圍陣地,在川沙到北蔡之間構筑了浦東外圍陣地;在月浦、楊行、劉行、大場、真如、北新涇、虹橋、龍華直到黃浦江邊構筑了浦西第二道防線主陣地,在高橋、高行、洋涇、塘橋線,構筑了浦東二道防線主陣地。到1949年5月前,上海外圍已經有4000多碉堡、上萬野戰工事。以七寶鎮東面七號橋區域來說,國民黨軍修筑了許多永久性的碉堡群,吹噓至少可以堅守6個月。至于市區,在當時上海的最高層建筑國際飯店,以及四行倉庫、海關大樓、百老匯大樓等處,國民黨軍增加了據點。此等里三層外三層的立體防御,加之市內白色恐怖的殺戮,顯示的是國民黨反動政權最后的瘋狂。



瓷器店里如何打老鼠


  中國共產黨誕生在上海。大革命時期,上海工人在黨的領導下舉行了三次武裝起義,最后取得勝利??山槭?927年4月12日在上海發動反革命政變。血雨腥風慘遭屠戮之后,中國共產黨走上了建軍之路??谷照秸胝鉸越┏紙錐魏?,蔣介石發動皖南事變,“千古奇冤,江南一葉”,新四軍不得不深入敵后,在廣泛的游擊戰中消滅敵人、壯大自己?!跋蟣狽⒄?,向南鞏固,向東進擊!新四軍東進,有一個目標就是上海!”曾任新四軍蘇南第二支隊支隊長張強生之子張曉宇告訴記者。

  對于不久前剛經歷過淮海戰役,又較為順利地完成渡江戰役,解放了南京的中國人民解放軍來說,在當時部隊官兵的內心深處,對拿下上海,并不存在任何懷疑。甚至,為了更好地接管上海,解放軍停下了急行軍的腳步,在丹陽整訓。

  時任第三野戰軍副司令員兼第二副政委粟?;匾洌骸?949 年 5 月初,總前委移駐京滬線上的丹陽城,我和張震率領三野機關自常州東移蘇州。指揮上海戰役。當時中央軍委和總前委考慮,由于接管上海的準備工作尚未完成,要求我第三野戰軍暫不要進攻上海,而且也不要靠近上海,不要驚動敵人,不使其過早地退出上海,以免倉促進去陷于混亂;同時令第二野戰軍主力集結于浙贛線休整,隨時準備支援我三野作戰?!?/span>

  之所以中共中央做出不過快進入上海的決定,在于當時擁有600萬人口的上海,是亞洲最大的城市,是中國的工商業中心。能否完好無損地占領這個大城市,是一項艱巨、復雜的任務。陳毅曾對三野干部說:“進入上海是中國革命的最后一個難關,是一個偉大的考驗?!?/span>

  說起攻占上海之難,主要有三大難點。

  首先,上海是帝國主義利益最集中的地方,在解放軍攻打上海之前,美英軍艦還停在黃浦江中不走。從1840年以來,用堅船利炮打開中國國門的西方列強,是否會在中國新民主主義革命即將勝利之時,乖乖撤走呢?雖然在渡江戰役時,人民解放軍就曾炮擊長江江面上的英國皇家海軍“紫石英”號護衛艦,但畢竟上海更靠近東海,解放軍當時并沒有足夠強大的海軍以得到制海權,戰前,必須要做好假設美英等國武裝干涉解放軍占領上海的防御準備。而粟裕所說中央命第二野戰軍主力集結于浙贛線,恰恰有很大一個目的在于應付帝國主義干涉。

  第二,在上海作戰,猶如“瓷器店里打老鼠”。陳毅曾多次強調,如果打爛了上海,新中國的經濟建設就要蒙受重大損失。

  第三,如果解放軍接管工作做不好,導致上海停工停電,發生混亂,變成一座“死城”,解放軍就可能在上海站不住腳。

  阮武昌所在的23軍屬于第三野戰軍編制序列,23軍在渡江之后,一開始并沒有參加上海戰役。在上海解放紀念館,阮武昌告訴《新民周刊》記者:“渡江以后,我們本來是負責解放杭州。解放杭州以后,我們一部分進駐、警備杭州,一部分繼續解放浙東地區。我所在的師,本是負責繼續解放浙東。然而,到了上海戰役第二階段,也就是1949年5月20日,我們接到命令,立即趕赴上海參加戰斗?!?/span>

  冒著暮春的雨水走了三天四夜,到5月24日上午,阮武昌和戰友們到達上海郊外的莘莊。阮武昌所在的軍事隊,成員都是團里從各連調來培訓提高的指戰員?!耙虼笳塘?,團里領導就把我們這個軍事隊,作為他手上的一把尖刀,準備在戰斗中使用?!?/span>

  至今回想起部隊在徐家匯教堂前廣場集結的情景,阮武昌都還在感慨:“我看這個大廣場現在沒有什么大的變化。我就在大廣場上,給部隊做了簡單的戰斗的動員,從徐家匯教堂出發,然后一步一步地前進?!?/span>

  從華山路,到曹家渡,再過蘇州河,部隊前進總體上都比較順利。然而,到了造幣廠,開始有了持續一個多小時的戰斗?!霸優憑?,戰斗力不強,我們還是很順利的結束戰斗?!比釵洳?,“然后走到天目路老北站附近。那里有一幢大樓。我們部隊到那兒以后,國民黨軍還不識相,對我們阻擊?!?/span>

  阮武昌所說的大樓,是鐵路局大樓。駐守這幢大樓的是國民黨軍滬南守備兵團高參兼副官處處長李鐵夫所率領的守備兵團殘部、青年軍殘部、第六交警總部,合計1000余人。此時已經是1949年5月26日了。當天上午8時許,劉昌義已經下令讓國民黨51軍從蘇州河北岸向東北方向撤走,解放軍接管了劉昌義部原本占據的各道橋梁,從造幣廠橋和永安橋等處浩浩蕩蕩開過了蘇州河。

  這個李鐵夫,本來與劉昌義類似——劉昌義是在湯恩伯撤往吳淞口海上時臨時封的淞滬警備副司令,李鐵夫則連個“烏紗帽”都沒撈到,僅僅是國民黨滬南守備兵團指揮官郭履洲逃跑時令李代為指揮部隊。然而,李鐵夫在劉昌義部撤離后,仍拒不投降。起義人員、原京滬杭路局代理警務處處長黃德熙勸其投降,并派工人朱振環送勸降信,被李鐵夫的下屬開槍打斷了腿!

  即便是閘北的鋼筋混凝土建筑,在當時來說并不是南京路繁華商業區的大樓,不屬于市中心,然而,解放軍面對不愿意投降的敵人,仍不能使用重炮。阮武昌回憶:“我們首先突破了大樓的門,然后拿下一樓。他們跑上去,我們打到二樓。他們又向上跑。正在我們準備打第三層樓時,看到從三樓窗口伸出來一面白旗。大家看到白旗,就不打了。我們在下面就喊,讓他們把槍放下,舉起手來,下來。他們開始老老實實地下來。等到全部下來,我們清點了才知道,這個部隊確實是有點本錢,里面有國民黨青年軍的200多人,全部被我們俘虜了?!?/span>

  與23軍從曹家渡、如今的中遠兩灣城一帶迂回到達鐵路局附近不同,1949年5月25日凌晨,27軍的主陣地在蘇州河以南的主要街區。未等拂曉,指戰員就開始組織攻擊。然而,蘇州河北岸是百老匯大廈、郵電大樓,亦即如今的上海大廈、上海郵政博物館建筑之所在。在當年,這些制高點對解放軍來說,是相當撓頭的火力集中部位。對峙從清晨到中午。27軍軍長聶鳳智趕到現場,看到的景況是一線指戰員怒氣沖天。有人向他抱怨:“是愛無產階級的戰士,還是愛資產階級的樓房?是我軍干部、戰士的鮮血和生命重要,還是官僚資產階級的樓房重要?”

  此時的聶鳳智軍長,牢記著陳毅的囑托——一定要軍政全勝!一定要把人民的損失減低到最低限度!

  為何在解放軍一線指戰員口中的“資產階級的樓房”,會成為陳老總口中可能的“人民的損失”?聶鳳智比誰都明白,在沒有奪下上海的時候,這些樓房確實還被敵人占領著,可如果解放軍奪下了這些樓房,這些回到人民手中的建筑,就不再屬于資產階級,而成為人民的財產。這,才是戰上海的大義!“我們沒有任何權力毀壞它,必須盡最大努力去保全它!”聶鳳智如是說。在第一線,他親自觀察,召開緊急會議,再次強調了盡力?;ど蝦J星嗣襠撇踩?,?;そㄖ锏鬧匾?。不準使用重武器,寧可延緩勝利時間,也要等到夜間迂回進攻。

  在如今的外灘也好,郵政大樓也罷,包括中國鐵路上海局集團有限公司仍在使用的鐵路局大樓,《新民周刊》記者都曾找到過疑似戰上海時期的彈孔,然而,它們全都沒有遭到過炮擊。經歷了遠東第一大城市的爭奪戰,硝煙散盡,這些20世紀早期的經典建筑,竟然能夠大致完好地保存下來,甚至使用至今。而這,恰恰是在付出許多解放軍指戰員生命與鮮血的情況下,達成的戰果。



犧牲,在黎明之前



  以27軍第79師235團1營3連為例。這支部隊所屬團,在濟南戰役時便立下赫赫戰功,號稱“濟南第一團”。1949年4月20日19時20分,3連從安徽省無為縣白茆洲的溝渠中拖出隱蔽的船只,翻壩入江,一字排開,向長江以南進發,贏得了“渡江第一船”的美譽。在進攻蘇州河以南的戰斗中,當年5月25日接近中午時分,3連指導員姜呼萬和副連長孫宏英帶領官兵沖到了外白渡橋?!岸山諞淮鋇?4 名戰士剛沖到距橋頭20 多米的地方,突然身邊閃出一片紅光,由重機槍、輕機槍、卡賓槍組成的火網瞬間將他們打倒——14人壯烈犧牲。

  時值由春入夏的小滿時節,接近中午的陽光開始變得愈發猛烈與刺眼。太陽曬得柏油馬路發燙。這是解放軍戰士此前幾乎沒有遇到過的情況——解放南京,大部隊是在半夜進入城區的,早上八九點鐘的太陽起來的時候,總統府的青天白日旗正被戰士們丟棄于地!

  姜呼萬費了好大勁才把戰士們穩住。他需要的是封鎖國民黨軍的火力。調來機槍連配屬給他們的一挺馬克沁重機槍和八挺輕機槍,3連向對岸的輕重機槍火力點猛打,與此同時,把戰士分成一個個戰斗小組,輪番向橋頭沖擊??墑?,眼看沖到了橋拱之際,戰士們又呼啦啦全部倒下。沒有犧牲的戰士,向前爬不了幾米,就被敵人的子彈釘在了橋面上。橋邊的護欄、馬路的路面全被國民黨軍打成了“馬蜂窩”。

  為了減少犧牲,27軍黨委最終決定,改變戰術,在蘇州河正面佯攻的情況下,分兵開到滬西渡過蘇州河,再向東迂回,抄國民黨軍的后路。

  在上海解放紀念館,記者看到了上海戰役解放軍犧牲的最高職務者——1938年參加新四軍的胡文杰,時任解放軍29軍87師259團團長。在1949年5月13日率團奪取月浦大葉村后,胡文杰率部于5月15日攻占月浦街區。在部署阻擊國民黨軍反撲時,不幸中彈犧牲,時年33歲!

  除解放軍參戰部隊烈士外,記者在上海解放紀念館還看到了隨軍支前干部、民工烈士,以及為迎接上海解放而犧牲的地方烈士的名錄。戰火中催生出新上海,這一點,毋容置疑。

編輯推薦
精彩圖文
俱樂部專區 / CLUB EVENT
不看牌抢庄牛牛规律 北京11选五稳赚技巧 老时时彩历史开奖记录 13256平特一肖 幸运飞艇买法 双色球胆托投注计算器 11选5准确定胆 1分快3技巧玩法 幸运飞艇六码计划 爱彩客人工计划安卓版 彩票金蟾计划app 网络购彩合法平台 球探体育足球比分直播 香港爆料3肖6码网站 重庆时时历史开彩结果 龙虎和时时彩押注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