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正文

神童一肖平特图网址:上海解放親歷者說

日期:2019-05-22 【 來源 : 新民周刊 】 閱讀數:0

平特会员一肖 www.daihk.icu   在上海解放70周年前夕,中共上海市委黨史研究室與政協上海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聯手編撰的《日月新天:上海解放親歷者說》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粟裕、張震、遲浩田、張承宗、張祺、吳學謙等36位當年參加渡長江、戰上海的老首長、老戰士和參加接管的老干部、上海地下黨老同志們一篇篇口述,重現了解放中國最大城市上海的歷史篇章。

  本刊節選輯錄該書部分章節,以饗讀者。


鉗擊吳淞 解放上海


  粟裕(1907—1984),侗族,出生于湖南會同。1926 年 11 月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1927 年 6 月,轉為中國共產黨黨員。上海戰役時任第三野戰軍副司令員兼第二副政治委員、華東軍區副司令員。

  由于接管上海的準備尚未做好,我們不得不推遲攻占上海的時間,敵人卻利用時間在上海大肆搶劫物資從海上運走。5 月 6 日,中央軍委指示,為了阻止敵人劫運物資,可先占領吳淞、嘉興兩點,以切斷敵劫運物資和退逃之路。

  5 月 12 日,第 29 軍占領瀏河,當晚向月浦進擊;第 28 軍占領太倉、羅店等地,繼續向楊行、劉行進擊;第 26 軍攻占昆山。經幾天激戰,雖然我軍付出較大的代價,但沒有大的進展,仍對峙在月浦、楊行、劉行一帶。我仔細地考慮了這種情況,覺得要加快戰斗進程,就必須以錐形隊形力求打開幾個口子,由缺口透入敵之縱深。改變了進攻方式后,收到了一定的效果。

  23 日,我炮兵趕到,對高橋以東海面之敵艦猛烈轟擊,擊中 7 艘,余艦遠逸。我控制了高橋東北的海面。自我鉗擊吳淞以來,敵采用拆東墻補西墻的辦法,陸續從市區調來吳淞及高橋 3 個軍,市區更加空虛了。

  于是,我們制定了總攻的部署,并于 21 日午時上報了軍委。部署將總攻分為三步:第一步全殲浦東之敵;第二步奪取吳淞、寶山及其外圍陣地,完成對蘇州河以北地區敵軍之包圍,攻占蘇州河以南并滬西區 及南市區全部;第三步聚殲可能潰縮在蘇州河以北、吳淞、寶山以南的江灣地區之敵,達成全部攻占淞滬全區之目的。23 日,我偵悉湯恩伯已率其一部兵力逃到吳淞口外的軍艦上,蘇州河以南僅剩下 7 個交警總隊。根據這一情況,我們判斷敵將撤離上海,便決定當晚發起總攻。第一步和第二步攻擊計劃,同時進行。 24 日,第 20 軍攻占浦東市區;第 27 軍攻占虹橋及徐家匯車站;第 29 軍攻占月浦南郊之小高地。敵為保住海上的逃路,以 4 個營的兵力在 8 輛坦克支援下,向我月浦南郊之小高地反撲,并將已調至高橋的第 75 軍一個師,調回月浦增援,但未能阻止我軍之攻勢。 24 日夜,第 27 軍由徐家匯、梵皇渡路(今為萬航渡路)之線攻入市區;第 23 軍由龍華附近攻入市區;第 20 軍主力從高昌廟西渡黃浦江攻入市區。25 日晨,我軍攻占了蘇州河以南的市區。當晚第 30、第 31 軍攻克高橋。敵殿后部隊指揮官派員與我接洽投降。我一面派人與其接洽,一面令各部迅速向各攻擊點猛插。26 日,各部攻占吳淞、楊行、寶山、江灣、大場及蘇州河以北之市區。當日,敵淞滬警備副司令劉昌義率殘部向我投誠。27 日,肅清了在市區的殘 敵。至此,上海戰役勝利結束。6 月 2 日,我軍解放崇明島。總前委在《京滬杭戰役實施綱要》中,賦予我第三野戰軍的任務全部完成。


兵貴神速 激戰川沙


  謝振華(1916—2011), 江西崇義人,1930 年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1932年轉為中國共產黨黨員,上海戰 役時任第三野戰軍第三十軍軍長。


  川沙縣是上海浦東東出大海的重要門戶,而川沙縣以東的白龍港則是浦東最便捷的入???。所以,當時湯恩伯對川沙、白龍港尤為重視。我從戰俘口中得悉敵第 51 軍已于 5 月 14 日進駐川沙、白龍港地域,正忙于部署,準備負隅頑抗。川沙城里只駐守了不足千人的敵軍和地方土頑部隊。5 月15日凌晨,命令第30軍的兩個師從東西兩面分路向川沙攻擊前進。上午直撲川沙城時,敵人正待開午飯,被我軍的迅猛穿插搞得驚慌失措,亂成了一鍋粥。16 日晚 9 時許,掉在后邊的我軍炮兵團也終于克服下雨路滑、河川難行的困難趕了上來。我們的部隊只費了一個多小時就攻占了敵人的軍部,打亂了他們的指揮系統,俘虜了敵第 51 軍中將軍長王秉鉞及軍部人員。 川沙戰斗結束后,我還曾和王秉鉞談過一次話。這個年過 40、素以干練出名、從張學良部下轉向蔣介石后深受賞識的東北軍將領,當時一臉頹喪,不住地嘆氣說:“唉!解放軍果真神機妙算,我們真是輸得一敗涂地 ?!?/span>



深入虎穴 逼敵投降


  遲浩田,生于1929年,山東招遠人。 1946 年 10 月加入中國共產黨。上海戰役時任第三野戰軍第二十七軍七十九師二三五團三營七連指導員。


  5月25日凌晨,我們團和 237 團包圍了國際飯店,控制了跑馬?。ń袢嗣窆慍。┮淮?。國際飯店內的敵人投降后,我進入國際飯店,與地下黨領導的武裝同志取得了聯系。接著,在團統一指揮下,我們三營向蘇州河北岸攻擊。我們七連在最前面,接近蘇州河南岸垃圾橋(西藏路橋)時,遭到居高臨下的敵人火力封鎖,我們七連進行了四次沖擊,都未成功。我仔細觀察了一下,發現國民黨軍占據的一幢小樓上往外噴著火舌,對我們威脅很大。我和蕭連長商量,確定先奪取小樓。我們叫來操縱擲彈筒的孫茂禮,對他說:“你瞧好了,樓頂上有敵人的工事,樓下住的是老百姓,只準你打樓頂,不許打到樓下。把你的看家本事拿出來吧!” 22 歲的孫茂禮是學徒工出身,入伍后 8 次立功,在戰斗中練就一身過硬的射擊本領,被戰士們稱為“神炮手”。只見他沉著地瞄準小樓頂上的工事,幾發擲彈筒,把國民黨兵打得暈頭轉向, 頓時亂成一團,重機槍成了啞巴。我帶一個排趁機沖進小樓,在“繳槍不殺, 投降優待,抵抗死路一條”的喊聲下,據守的國民黨軍一個連全部投降。


第一面旗幟


  張承宗(1910—1996),浙江鎮海人。 1937 年 8 月加入中國共產黨。解放戰 爭時期曾任中共上海市委書記。


  抗戰時期,我在華中局(新四軍軍部)城工部工作了三年多。1945 年抗戰勝利前夕,奉命重返上海。因為我在解放區接待和培訓過我黨從事地下斗爭的干部好幾百人,熟悉我的人很多,只好喬裝改扮,避免暴露身份。

  1949年5 月 24日晚上,當我們發布了全黨動員、全體人民保安隊立即出動的命令之后,劉長勝、吳克堅、沙文漢三同志來到我的住所。為了慶賀人民解放軍的即將到來,我們 請莫振球把張發奎家藏著的洋酒拿出來喝了兩杯。我們于談笑間說起了1927 年廣州暴動時,張太雷等同志曾經住在廣州張發奎的家里,并把那里當做指揮部;現在我們迎接解放,又是以張發奎家為指揮部,真是無巧不成書哩!第二天一早,我和莫振球從張發奎保險箱里各取左輪手槍一支,帶領趙茅興、李慶發等同志進駐江海關,并通知一部分負責同志前去報到。當我們進入海關的時候,盤踞在交通銀行(今總工會)的國民黨軍隊,向我們瘋狂開槍,前來報到的馬飛海,就險些遭到槍擊……但我們終于在江海關成立了上海人民保安隊總部,從那里指揮和部署了我們人員的戰斗任務。 江海關第一個懸起了歡迎人民解放軍解放大上海的旗幟。每當我經過外灘時,總要抬頭看望江海關的大鐘。永遠忘不了江海關掛起的第一面旗幟!永遠忘不了過去戰斗的日日夜夜!永遠忘不了要繼續戰斗!



護廠工人明辨是非配合解放軍


  張祺(1910—1993), 浙江浦江人。 1933年3月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1936年1 月轉為中國共產黨黨員。解放戰爭時期曾任中共上海市委委員、工委書記。


  1949 年5月25、26日,楊樹浦路英聯船廠黨支部的同志團結全廠護廠隊員,向敵人發動政治攻勢,宣傳黨的政策,勸降了敵軍一個團的兵力放下武器。我解放軍進廠后,迅速 繳了敵人的槍械,但解放軍在敵人繳械后馬上又離廠了,趕到前面去消滅別處的敵人,這一個團俘虜的看管吃飯問題全由我人民保安隊幫助解決了,后來他們覺得這些俘虜長期待在廠里不是辦法,向我們匯報后,由我們和解放軍聯系,把他們押走了。當時滬東區委的聯絡點設在中央玻璃廠??吹澆夥啪糜⒘У牡腥私尚島?,我就趕去中央玻璃廠,準備和滬東區委取得聯系。誰知半路上被國民黨軍隊攔住,我只好又返回炒貨店。聯絡員對我說,沒有什么事了。但是我不放心,又繞道到了中央玻璃廠,在那里碰到了滬東 區委書記陳公琪和區委其他同志,知道滬東的敵人基本上都解決了,沒有發生什么大的破壞,楊樹浦發電廠三班頭的工人堅持了 24 小時,保證供電,我才放了心。

  敵人是不甘心自己失敗的,就在解放后最初的幾天里,突然冒出了不少打著“華東地下軍”“江南中共地下軍”“蘇浙皖地下司令部”“中共地下軍耀字部隊”等旗號的壞家伙,有的甚至戴上偽造的白底黑字的“人民保安隊”臂章(我地下黨印發的是白底紅字),跑到滬東一些廠去“接管”,妄圖趁火打劫、渾水摸魚、破壞治安,被我人民保安隊識破后,把這些壞蛋抓了起來,押送給解放軍。


護校、保產配合解放


  吳學謙(1921—2008),上海市人。1939 年5月加入中國共產黨。解放戰爭時期曾任中共上海市委委員、學委副書記。


  上海解放前夕,國民黨反動派發動“四二六”大逮捕。家在市區的學生都回家了,無家可歸的外鄉學生則在市區流離失所,原來的聯絡系統大都被打亂,不起作用了。敵人的血腥統治使我們的群眾工作遇到了嚴重的困難。由于半公開的積極分子組織和群眾戰斗組織也被迫轉入地下,這種聯系就更加困難了。但是我們必須在最短時期內做好迎接解放的準備,必須想方設法在敵人的鼻子底下,把一萬多學生重新組織成一支隨時能出動的戰斗隊伍。這是一項艱巨而復雜的任務。各校支部經過一個星期的努力工作,恢復了同學生的聯系,以積極分子為骨干,重新整頓學生隊伍,按原來的編制,建立聯絡網。黨員和積極分子分頭走訪學生,報道解放軍勝利進展的消息,說服學生行動起來,為解放上海貢獻自己的力量,克服部分同學坐待解放的消極情緒。各支部還以合法的同學關系為掩護,以小隊為單位,發動學生討論上海解放時我們應采取什么具體行動,并進行準備工作,如制作統一的糾察隊臂章,舉行小隊 緊急集中演習,調查預定的看管對象的住所周圍情況,等等。為了適應新的形勢,使黨組織能隨時指揮戰斗,我們改變了每星期接頭一次的上下級聯系制度,在支部以上的各級組織建立了日夜辦公的秘密機關和緊急聯絡系統,保證黨的指示在最短的時間內可以傳達到基層。

編輯推薦
精彩圖文
俱樂部專區 / CLUB EVENT
pk10怎样买可以刷水钱 体育彩票投注站申请 龙虎计划网 今晚七星彩开奖号码是 三分彩稳赚技巧 北京pk赛车10开奖直播 全年无错36码特 龙虎游戏斗下载 六肖中特期期准↙ ipad上好用的计划软件下载 分分彩后一买大小稳赚方案 体彩打票软件 时时彩小概率稳赚 幸运飞艇冠军大小单双技巧 炸金花手法和技巧 阿贾克斯